第94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桃蜜儿自从怀孕以后,就很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养肚中胎的意思。|以前见着皇帝,还会关心询问一下处理朝堂上的事情有没有累着,现在嘛,她比较乐意和皇帝讨论她的肚子。

当然,华熙瑾也很甘之如饴就是了。

肚子里的宝宝刚满三个月的那一天,皇帝一下朝就用袖子揣着什么东西神情分外神秘地来找桃蜜儿了。

一看便知道他是预备了惊喜给她。

桃蜜儿近来嗜睡,华熙瑾心疼她,从来都是任由她睡到自然醒的。今天却不管不顾地把她从床上挖出啦摇醒了:“蜜儿乖,咱们先不睡。”

“唔……讨厌……”桃蜜儿靠在皇帝怀里,闹脾气般扯了扯皇帝的发丝儿,眼睛要睁不闭的,可怜极了。

华熙瑾任由她扯着他的头发,亲自拧了帕子替她擦脸,温声道:“朕给你带了礼物,和朕一起看看。”

桃蜜儿挣扎了一会儿才算真的清醒了,向来不乖实的脚被华熙瑾压住了,她不习惯地扭了扭身子,打起精神问道:“什么礼物呀?”她怀孕以后,性子变得更娇气了些,说话的时候带着尾音,叫人听着酥酥的。

“在朕身上,你要自己找出来。”华熙瑾有心逗弄桃蜜儿,故意板着脸端坐不动。他这些时日可被桃蜜儿勾得馋虫都起来了,吃不了大菜,来点儿开胃的小菜解解馋也不错。

然而桃蜜儿已非吴下阿蒙,在这种小小的要求怎么难得倒她,手一伸,略过了壮实的胸膛,路过了修长的双腿,抓住华熙瑾的手腕,灵蛇一般地钻了进去,她得意地看着华熙瑾:“我找到了!”

紧接着,不待华熙瑾露出失望之情,桃蜜儿直起身子亲亲咬住他形状性感的下唇,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隔着龙袍在他的腿根处游移,想要干些什么,偏又什么都不愿意干,反调戏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动手撩汉子会是什么结果?桃蜜儿用血泪的教训告诉世人——会被日的。

华熙瑾眸光浓如稠墨,扣着桃蜜儿的后脑勺就是一个深吻,他拉着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往更里面探去,然后用那只张牙舞爪的大家伙咬住,狠狠震慑着“不知死活”的桃蜜儿“你去哪儿学得这么坏的,嗯?”

桃蜜儿一下就被吓恹了,她肚子里是揣了免死金牌,可是她的手、她的嘴是可以被“问罪”的!

她尴尬地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礼物是什么?我摸着像是画儿。”

华熙瑾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