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终曲(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对雪。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似侬有几人

李煜。渔父一

康熙三十九年七夕。

十三岁的怡宁娴静乖巧的坐在额娘身爆手上细细绣缝着鸳鸯枕巾,边聆听着额娘的教育。

“一女必有一刀、一锥、一箴针、一术长针,然后成为女。”

“十二学弹筝,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长得与扣儿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恰宁,正一一谨记住额娘的教诲。

“但是,这个年头人人倡言:十三欣嫁早,十五愁嫁迟,十八佳期误。额娘也不知晓你阿玛什么时候要将你许人,所以,额娘才会早些教着你,免得你到了婆家去丢人现眼。”

怡宁抬眼悄俏觑视看额娘。

“可是阿玛说他不会将许人,他教我自个儿相个两情相悦的对象,他再帮我去说呢”

扣儿不禁皱眉,“你阿玛真的这么说”

“嗯”

“怎么会这样呢”扣儿喃喃道:“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和他说说才行。”

怡宁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小嘴儿。

扣儿凝目,“怎么难道你真的中意上谁了”怡宁小小的脑袋低垂在胸前,细致的耳根艳红如血。“那个那个博博果”

“敬顺之道,妇之大礼也”

窗外,站了许久的常宁无奈地摇,旋即又哑然失笑。

当初,他不就是喜爱上了她这一点吗

她是个谨守闺训的传统女性,善良又憨厚,不美,却教人忍不住剖心挖肺地去爱她、去疼惜她。

二十年了,每一日,他都忍不住要感谢上苍赐予他这么一个完美的女人;每一刻,他都想着要把所有的美好呈现在她眼前。

白首偕老

多么令人期待的词儿啊他在内心暗忖。

“有子而嫁,倍死不贞。防隔内外,禁止淫逸,男女洁诚信,妇德也。壹与之齐,终身不改,故夫死不嫁”

怡宁柔嫩的嗓音清晰地传入常宁耳中。

她是个如同她额娘一般忠厚老实的女儿。

希望博果尔知道他挑到了什么样的宝,然后,会像他深爱扣儿一样地爱护怡宁。

常宁笑了。

他知道博果尔会,从他发现怡宁和博果尔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之后,他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去调查未来女婿的一切。

常宁相信那个善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