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a='\'&55zw&a&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二十二)“贱人,还不快进去?老娘为了你可是擦了便池一整天了,还在这磨磨唧唧,以后还想不想要主人的大鸡吧了?”

一身腱子肉的女主人双手掐着腰冲站在便池门口不愿进去的妈妈怒吼着,眼里满是冷酷和不耐烦。&a='\'&55zw&a&

“可是……就算这样男人的大便池还是很脏嘛!”

妈妈彷佛要哭出来了一样,小声地辩解道。

“脏?再脏还能有你我的身子脏?别忘了,我们可都是在世俗伦理之外的下贱婊子,公交车,装什么贞洁烈妇?你要记住,主人的话就是我们的一切,我们生来就是为了取悦男人而存在的,知道么!”

我惊奇地发现,眼前不知姓名的女人吼着吼着,眼里竟然出现了滴滴晶莹的泪花,正当我心中疑惑之时,女人继续说道:“你别说你了,成为吴凡主人的性奴才几天?真要说起来最多也就百来个人用过你的骚逼,这算什么?我们真正生活在吴家的女人,才叫暗无天日,”

不过她随即止住了话题,用毫无感情的目光注视着妈妈,“还不快进去?”

这时的妈妈彷佛一只受惊的小兽,踩着高跟鞋,缓缓地打开了门。

门开了之后,我好奇地往里面张望了一眼,所见之场景让我目瞪口呆,便池边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情趣玩具,皮鞭,按摩棒,跳蛋,各种尺寸一应俱全,“这些原本可都是在姐姐我身上用的呢,”

这女人把妈妈强行按到便池中,抚摸着妈妈暴露在空气中的巨乳,慢条斯理地说道,“来,小宝贝,到阿姨这来,帮你的母狗妈妈把项圈戴上。”

女主人伸手拉住了我肿胀的下体,把我拉了过去,递给我一个另一边用铁链连接着墙壁的项圈。

我感受着女主人柔弱无骨的玉手,像是丢了魂一般跪在了妈妈的身边,想要为妈妈戴上这象征奴役与禁锢的项圈。

“儿子,待会结束之后,狠狠肏妈妈,把妈妈当成婊子使劲地肏吧,妈妈想感受儿子的大鸡吧。”

趁着我忙碌的功夫,妈妈在我耳边轻声低语道。

“妈妈放心,现在当务之急是迎接下面的苦战,结束之后妈妈想怎么玩我的鸡巴就怎么玩,好么?”

我抱着妈妈赤裸的身体,感受着她胸前两团玉兔和其上充血坚硬的乳头带来的触感,和妈妈耳语道。

↑返回顶部↑

目录